李一桐操逼的

李一桐操逼的

若痛自上而下趋者,定属寒痛无疑。 胀满,药寒之过也。

则当问其小便日几行,若本一日三四行,今日只再行,可知大便不久则出。【集注】喻昌曰∶此亦风多寒少之证。

【注】凡阳明病,无论在经在腑,必乘其旺时而解。 夫以发热无汗,太阳之表脉沉,但欲寐,少阴之里,设用麻黄开腠理,细辛散浮热,而无附子以固元阳,则太阳之微阳外亡。

若心下悸,小便不利者,去黄芩加茯苓四两。以邪在表不在里,故用麻黄以发之;以其本阴而标寒,故用附子以温之。

今既能消谷善饥,是胃和合热,非胃邪合热,故屎虽硬色必黑,乃有瘀血热结之不大便也,宜有抵当汤下之。 如但以脉之沉紧为实,罔顾头眩之虚,而误发其汗,则是无故而动经表,更致卫外之阳亦虚,一身失其所倚,故必振振而摇也。

然则阳明病,不论中风,伤寒,脉微,脉实,汗出少而邪将自解,汗出阳明病法多汗,反无汗,其身如虫行皮中状者,此以久虚故也。此不当下而当润之。

Leave a Reply